当前位置: 首页 > >

话剧小品--祖坟搬家精选多篇

发布时间:

第一篇:话剧小品--祖坟搬家

话剧小品--祖坟搬家

话剧小品--祖坟搬家编剧:何萧[时间:当代[地点:一墓地[人物:王有财:男,50岁,王家山村民,王一民的三叔;王一民:男,34岁,县委书记;张晓红:女,28岁,某村委会主任。[幕启:一墓地景,王有财手提板锄上王有财:(很恶的口气)修什么高速公路,要挖我家的老祖坟,做梦!哪个敢动一寸土,我先叫哪个横睡的。张晓红:(见王有财拿着板锄)三大爷,搬祖坟的事情,想通了噶!王有财:(笑)想通了,想通了!你做梦!你只要敢,我叫你完蛋!敢动我家的祖坟,你这顶不值得一提的村委会主任小官帽我轻轻就踢飞。(做吹小手指头状)张晓红:当不当这个村官没有关系,但我身为??王有财:你是我们村的党员,还是支部书记,你杂个能仿这种整!不要吹牛了,走嘛,我去把你家的祖坟挖了再来说,这个才叫党员带头嘛!张晓红:(生气,又无可奈何)你杂个能这样说!昨天,县委书记亲自做了动员讲话!县政府已经下文了,为配合我县的高速公路建设,必须在15天搬版权所有迁规划公路内全部坟墓的通知。全县党员行动起来,走在前面,起好模范先进作用。王有财:(假装)我好怕呀!好怕呀!***恶狠狠地***哼!不要搬那些来吓我了,我是你吓了长大的噶?我把我的来历和家谱说出来怕吓死你!张晓红:大爷!你不要说我也认得,你侄儿是我们的乡长。王有财:你认得就好!认得就好!哼!这个就叫太岁头上动土了嘛!我再说完怕你小胯弹三弦。张晓红:弹三弦?王有财:讲点历史给你听听,现在的乡长,也就是我侄儿了嘛,哎!当年父亲去世的早,他就是在我家我养大的。这座坟地,就是我们老祖宗的!你迁坟不但动了我家的,还动了堂堂乡长家的祖坟了!敢叫乡长家搬祖坟,这个天下怕只有你在做梦了!张晓红:这个??三大爷,说实在的,我们也很为难,换成我是你家,也会有想法的!可你家的祖坟不先迁,别家的就不会迁呀!我们这里如果没有路,就很难发展呀!(焦急)王有财:喔……你还拿我开刀?是因为我是乡长的亲戚?是领导祖坟就该挖,要带头?给是?张晓红:不是的,不是的!三大爷!我们在和你协商解决。(王一民上)王有财:反正呀,今天哪个叫我迁祖坟,我就和他拼命!主任,你给是要来就上呀!(摇晃着锄头)王一民:(笑着上)三爸,你要打架呀!还是谁要欺负你呀?王有财:(不好意思)是侄儿子,不是……不是……一点小事,一点小事……张晓红:是乡长呀!王有财:侄儿子,不,王乡长,哎!侄儿子乡长!你给认得,这个叫张晓红的村主任要挖你家的祖坟了!挖了祖坟,你这个乡长给还想当?张晓红:乡长,我工作没有做好……请你(王一民摇手示意停)王一民:晓红同志,我都知道了。三爸,怎么不当,还要当好呢!对了,现在的身体还好吗?生活还可以吧!听说你家小生意还在做着?王有财:托祖宗的福,结实得很,我嘛??一天在村里整个20只小土鸡去卖,那些城里人,喜欢这个土鸡得很。我可以苦个五几十块,比你工资还高吧?这个嘛就叫我们家的祖坟葬着了!(眼睛望着村主任)(张晓红不好意思)还出了你这个乡长!王一民:三爸,你就不想再多赚点?一天整个200几百块(张晓红疑惑)王有财:想到是想……可……那个梦倒不敢做!王一民:这不是梦,三爸,只要你把我们村的土鸡装在大车上,拉到昆明那些大城市去。每天你的效益就可以到200甚至1000块都可以!(张晓红明白王一民意思)张晓红:(很激动的说)对了,三大爷,我们只要把路修了通到山外去,全村的土鸡就可以为你带来财富了呀!这就叫要想富,先修路,要大富,快修高速公路!王有财:哎哎哎,不要挨我提修路,我不喜欢这个还说这个。没有这个祖坟,哪里有今天的生活!还想发家致富!不要人心不足蛇吞象!(面向张晓红)小姑娘!给是又要挖我家的祖坟?张晓红:哎……三大爷,我??王一民:对,三爸,我回来的目的就是为迁坟的事情!王有财:好!你说说对这些人杂个整?(对张晓红)哼,给是想迁就迁?有那么容易!(高兴)张晓红:(疑惑)乡长??王一民:三爸,这祖坟必须迁!王有财:啥子?你给有说错呀?王一民:没有错。三爸,现在,全县开展了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我不带头做,哪个来做?今天,我来正是要和你说这个事的。三爸,我们家祖坟必须迁!王有财:你给是在说梦话噶?挖自己的祖坟!一人当官,全家造福,一人有福!全家受禄!王一民,我总算看清你啦!你连自己家的祖坟都要挖,不会拉着自己的亲人走!我和你还是一家人吗?王一民:三爸,因为我是共产党员,还是父母官呀!你如果还要我当这个父母官,这个祖坟就必须迁!全十几万双眼睛看着我的!说真的,我也很矛盾。可当官不为民做主,我不如回家和你卖红薯。(音乐《公仆赞》音乐起,你是公仆……)张晓红:乡长,

第二篇:话剧小品--代理村长

话剧小品--代理村长

话剧小品

代理村长

编剧:何萧??

[时间:秋季

[地点:向阳村?

[人物:

李二狗:男,32岁,向阳村代理村长

李树人:男,56岁,向阳村村民

查秋毫:男,40岁,三村四化办公室主任

[幕起:向阳村,大树下,向阳村代理村长李二狗手持喊话器上

李二狗:(对着喊版权所有话器)各位父老乡亲,我们向阳村被乡党委定为“三村四化”示范点,今天下午三村四化办公室查秋毫主任要来村里检查工作,并给够得上条件的农户评上“十星级示范户”,请大家做好准备工作。

李树人:(上)小二狗,你说什么?

李二狗:李大爹,求求你家不要叫我二狗了,我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下的向阳乡党委政府任命的向阳村代理村长。

李树人:代理村长?

李二狗:你老人家就给我点面子,当着人就叫我个李村长给要得,现在没有人们到可以,向你这样喊我怕人听见以后取消代理两个字后我不是多没有威信。

李树人:你不想当二狗了,要当村长了噶。(嘀咕)怪了,怪了,我只听过狗改不了吃屎,没有听说狗可以当官嘛!

李二狗:李大爹,你说什么?

李树人:没有说什么!没有说什么!我说二狗可以当官嘛,早就该当村长了!

李二狗:(一把抓住李老汉的手小声交待)李大爹,今天下午三村四化办公室的领导要来,你一下就锁门,到地里忙活它一下午,过晚饭再回。别误了村里的大事。

李树人:(李老汉明白李二狗的意思)我家不就穷点嘛,可丑媳妇还是要见公婆的嘛!你们三村四化把我家的山墙都搞白了,屋里黑点我关着门不给人进就行了嘛!

李二狗:不行,这是评“版权所有十星级示范户”,还有我的代理村长就看你拉,你家的位置又在村口,你说一不小心,就影响我们的整体拉,来。这10块钱你先拿去张百万家买几个粑粑吃吃就当中午饭了。我当了村长还会给你吃香的喝辣的呢!(就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拿着钱下)

李树人:你??

李二狗:(美滋滋的、赶紧挨家挨户吆喝着)这两天各家各户管好猪鸭鸡狗,不能由着这些畜牲乱飞乱屙,各家立即大扫除。有家私的最好把它们全摆在正堂上,十星级示范户”就看家私们争取了……李滑头,你家门口哪个水塘赶紧填好,前天我还在你家门口整了一跤,害我全身都湿透了,这回你如果把领导整了湿身,我就拿你试问……(坐在村口石凳上吸烟,听到喇叭声)

李二狗:来了……来了……(查秋毫上,李二狗和查秋毫握手)查主任,欢迎欢迎!

查秋毫:你们村的外观感觉不错的嘛!

李二狗:走,到我家看看!(边走边说)这几年,政策一年比一年好,这个三村四化确实是深入人心呀!人们八仙过海各显致富神通,你看我们村这边这家是搞水果产业的,那边那家是搞肉牛养殖的,那儿那家是搞辣椒产业的,你看这就是我家。

查秋毫:(边看边不住的点头)好呀!不错!活路也宽了,短短几年内你们向阳村就建起这么多洋房。你这家里还彩电、音响、多功能立地组合柜都有,真是满屋生辉。

李二狗:查主任,您看这家,嘿嘿。3个娃仔都在广东打工,一年往家里寄万把块钱没问题,嘿嘿。

查秋毫:哦,好啊。(边笑着边问)都多大了?

李二狗:大闺女18,二闺女15,小儿子14,嘿嘿。

查秋毫:哦……?!(顿时笑脸阴下来)这是……(王二牛的嘿嘿卡在喉咙里)(二人来到村东最后一家院落门前,铁将军把着门。这是两间砖瓦结构的瓦房,墙脚已有些剥落,与村里栋栋洋房相比显得格外寒碜)

李二狗:(慌忙解释)这是李树人老汉的家,他走亲戚去了,可能今儿个不回来了。(正好李树人老汉扛着把锄头,裤脚一边高一边低的赶进院门)(李二狗的心顿时慌了起来。老汉见二人站在自家门口,早已慌了神,顾不得擦把汗便摸索着开门)

李树人:村长,你给我的钱被风吹走了,以后我会还你的!肚子饿了,我回来整点饭吃。请两位家里坐!(屋里没什么摆设,几把矮凳顺着墙根摆着,两面墙上却贴满了花花绿绿的奖状)

查秋毫:这是你家?

李树人:是的,查主任,不是我拖村里后腿哇。(老汉哆嗦着)两娃仔从小没了娘,现在一个上大学,一个念师范,家里就我一个人劳动……(再也说不下去了)

李二狗:你怎么……

李树人:二狗,不是我家里里面不粉白,实在是没有更多的钱呀!你们就处罚我吧!

查秋毫:李大爹,为人父母,你已经付出自己的全部了!十星级示范户非你莫属呀。

李二狗:是我们工作有失误!请查主任批评!

查秋毫:我看你不仅可以免去“代理”两字,连“代理村长”4字也该免了。

李二狗:免?(疑惑

第三篇:舞台话剧剧本--《拍小品》

拍小品

演员表:邓敏?抢劫的谭雷?单身石彪?唐僧郑学林?导演彭敏?书生张品?过场雕塑?贺蒋

角色(单身,书生,抢劫的,唐僧,导演,雕塑,过场的)

单身:(唱着单身情歌出场)

汽车渴望公路, 花草渴望雨露, 灵魂渴望超度, 心灵渴望归宿,而我则迫切渴望著有个媳妇。

众里寻她千百度, 踏*脚下路。 蓦然回首细环顾, 大婶大娘无数。偶有美女光顾, 还是有夫之妇, 余下大多数, 基本不堪入目。时间犹如脱兔, 匆匆不肯停步。

转眼就把我拖到了该当爹妈的岁数。

导演:咔咔咔……那个雕塑,你怎么在那里动来动去啊!这谁找的跑龙套的啊,

也要找一个专业一点的嘛!

雕塑:导演,其实,我是一个非常专业的演员,我想把这个雕塑演得活一点,赋

与它一点灵性,以便能够衬托主角的心情。

导演:(不相信)专业是吧!你?做个紧张的表情看看

雕塑:(若有所思)就紧张来说,可以有好几种。

导演:在医院等老婆生孩子的那种啦。

雕塑:(表演)

导演:儿子出世。

雕塑:(表演)

导演:老婆死了

雕塑:(表演)

导演:儿子天才,会叫爸爸。

雕塑:(表演)

导演:鸡鸡长在头上,畸形。

雕塑:(表演)

导演:中六合彩……还是头奖!

雕塑:(表演)

导演:儿子死了。

(翻白眼,昏过去)

导演:老婆醒了。

(无反应)

导演:喂!老婆醒了!

雕塑:没有啦,一个人要是受了太大的打击,就会进入精神官能的休克状态。不

会再有反应了

导演:我靠,这也叫专业,看看我们专业的,(突然一声)一枪毙命! 单身:(表演)

导演:两枪!

单身:(表演)

导演:三枪!

单身:(表演)

导演:128枪!

单身:(表演)

导演: 我告诉你,还能加!

单身:不能再加了,再加就成鱼网了。

导演:给我认真点,再动,盒饭都没得吃了!

雕塑:知道了,知道了!

单身:然而上天却挺可恶, 对我不管不顾。 把我培养的庸庸碌碌,

难以获得少女的爱慕。 我曾向月老求助, 求他将我单身的生涯结束。而他给予我的眷顾, 竟是接踵而至的恶女和怨妇。

比起她们的飞扬跋扈, 以及对我精神上的无情戮屠, 我更愿意选择让步,甘心走向黄泉之路。 无助,无助。

书生:(深情朗诵)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

荣。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孩子,不要伤心,我当年也是个痴情

的种子,结果下了场雨^^^^^^^^^^^淹死啦。所以自古痴情多波薄命,看开一点,千万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可以到周围的树上都试几次。

单身:我试过了,他妈的,现在生态真是太不好了,每次上吊刚一上去,树枝就断了,没一根牢靠一点的。

书生:原来是这样的,孩子啊,爱情不能当

饭吃,你要觉悟啊!爱情是短暂的,只有知识才是长久的!你看我,没事我就喜欢做诗,这迷人的夜晚,令我诗性大发:啊,天上的星星挤密呀密!在乌漆吗黑中,我寻了她千度百度,可她却在灯火阑珊处!***长沙方言*** 单身:恶不恶心啊!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如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么我期待有一个人把我埋了。只有爱情才能使我思想觉悟。

打劫的:钱可以买房子但买不到家,可以买婚姻但买不到爱情,可以买钟表但买

不到时间,钱不是一切,反而是痛苦的根源。把你的钱给我,让我一个人承担痛苦把!打打……打劫,ip ,ic,iq卡,通通告诉我密码,那那……那个拿书的,别以为拿着本书就当自己是读书人,别看我表面上是个打劫的,其实我是个研究生,把你的人民币都给我!

书生:美圆可以吗?

打劫的:听听……听不懂中国话吗,我说人民币真是没文化!把我的杀猪刀拿来,

我看你是不见点血不相信我是打劫的。

导演:(递上一把小剪刀)

打劫的:有没有搞??错,我要杀猪刀啊!

导演:哦,你也知道啦,全球经济危机,经济不景气啊,实在是没钱买杀猪刀了,

你就凑合着用吧。

打劫的:(对着雕塑)看什么看,没看见过长得这么帅的啊!就叫我朝伟吧,虽

然歌唱得像学友~

雕塑:按猪的审美观,你基本算得上是个帅哥~

打劫的:(对着单身)诶,给点面子好不好,在打劫了!

单身!:打劫了不起啊,我是单身我怕谁

唐僧:我最烦你们这些打劫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其实我知道你打劫还只不

过是一个构思,还没有成为事实,其实你的潜台词是,你并不想打劫,何不早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打劫的:我不想成佛,你从哪冒出来的,不想活了是吧!

唐僧:我是从东土大唐来的,去西天取经的。

打劫的:我靠!你就是传说中的唐僧。

唐僧:如假包换!(夺过打劫的剪刀)

打劫的:姓唐的,你把刀还我!,

唐僧:你想要啊?你要是想要的话你就说话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虽

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的。你真的想要吗?你想要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不可能你说你想要我却不给你,你不想要却偏要给你,大家讲道理嘛.那你就拿去吧!你不是真的想要吧?难道你真的想要吗?……

打劫的:我受不了了!给你一百块钱,我不打劫了!

唐僧:这就对了吗!(面向书生)

书生:我自觉(碰墙而死)

唐僧:(面向单身)佛家有云,爱人是种无奈,被爱是种姿态(指着雕塑),等爱

是种期待,无爱是种能耐。你又何必为爱迷惑了!

(路人走上场)

导演:咔咔……咔,那里那个人干什么吃的,有没有社会公德心,不知道我

们在拍小品啊!

路人:我只说三句话,包括上面那一句,我的话说完了***下场***

导演:神精病!继续演,继续演,刚刚那只是花絮哦!

单身自杀):我喝水只喝纯净水,牛奶只喝纯牛奶,我如此单纯……为什么我只

能在这里在唱单身情歌!我死意已决,和尚,你不要劝我了(在墙上刻下几个字:“此人已死,有事请扒我坟”从唐僧手里夺过剪刀,

唐僧:哎,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随啊!……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弄到

100块钱,先去买碗光头粉,再去洗个桑拿,然后再换个老婆,呵呵……

(谢幕)

第四篇:话剧小品

话剧小品--代理村长

话剧小品

代理村长

编剧:何萧??

[时间:秋季

[地点:向阳村?

[人物:

李二狗:男,32岁,向阳村代理村长

李树人:男,56岁,向阳村村民

查秋毫:男,40岁,三村四化办公室主任

[幕起:向阳村,大树下,向阳

村代理村长李二狗手持喊话器上

李二狗:(对着喊版权所有话器)各位父老乡亲,我们向阳村被乡党委定为“三村四化”示范点,今天下午三村四化办公室查秋毫主任要来村里检查工作,并给够得上条件的农户评上“十星级示范户”,请大家做好准备工作。

李树人:(上)小二狗,你说什么?

李二狗:李大爹,求求你家不要叫我二狗了,我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下的向阳乡党委政府任命的向阳村代理村长。

李树人:代理村长?

李二狗:你老人家就给我点面子,当着人就叫我个李村长给要得,现在没有人们到可以,向你这样喊我怕人听见以后取消代理两个字后我不是多没有威信。

李树人:你不想当二狗了,要当村长了噶。(嘀咕)怪了,怪了,我只听过狗改不了吃屎,没有听说狗可以当官嘛!

李二狗:李大爹,你说什么?

李树人:没有说什么!没有说什么!我说二狗可以当官嘛,早就该当村长了!

李二狗:(一把抓住李老汉的手小声交待)李大爹,今天下午三村四化办公室的领导要来,你一下就锁门,到地里忙活它一下午,过晚饭再回。别误了村里的大事。

李树人:(李老汉明白李二狗的意思)我家不就穷点嘛,可丑媳妇还是要见公婆的嘛!你们三村四化把我家的山墙都搞白了,屋里黑点我关着门不给人进就行了嘛!

李二狗:不行,这是评“版权所有十星级示范户”,还有我的代理村长就看你拉,你家的位置又在村口,你说一不小心,就影响我们的整体拉,来。这10块钱你先拿去张百万家买几个粑粑吃吃就当中午饭了。我当了村长还会给你吃香的喝辣的呢!(就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拿着钱下)

李树人:你??

李二狗:(美滋滋的、赶紧挨家挨户吆喝着)这两天各家各户管好猪鸭鸡狗,不能由着这些畜牲乱飞乱屙,各家立即大扫除。有家私的最好把它们全摆在正堂上,十星级示范户”就看家私们争取了……李滑头,你家门口哪个水塘赶紧填好,前天我还在你家门口整了一跤,害我全身都湿透了,这回你如果把领导整了湿身,我就拿你试问……(坐在村口石凳上吸烟,听到喇叭声)

李二狗:来了……来了……(查秋毫上,李二狗和查秋毫握手)查主任,欢迎欢迎!

查秋毫:你们村的外观感觉不错的嘛!

李二狗:走,到我家看看!(边走边说)这几年,政策一年比一年好,这个三村四化确实是深入人心呀!人们八仙过海各显致富神通,你看我们村这边这家是搞水果产业的,那边那家是搞肉牛养殖的,那儿那家是搞辣椒产业的,你看这就是我家。

查秋毫:(边看边不住的点头)好呀!不错!活路也宽了,短短几年内你们向阳村就建起这么多洋房。你这家里还彩电、音响、多功能立地组合柜都有,真是满屋生辉。

李二狗:查主任,您看这家,嘿嘿。3个娃仔都在广东打工,一年往家里寄万把块钱没问题,嘿嘿。

查秋毫:哦,好啊。(边笑着边问)都多大了?

李二狗:大闺女18,二闺女15,小儿子14,嘿嘿。

查秋毫:哦……?!(顿时笑脸阴下来)这是……(王二牛的嘿嘿卡在喉咙里)(二人来到村东最后一家院落门前,铁将军把着门。这是两间砖瓦结构的瓦房,墙脚已有些剥落,与村里栋栋洋房相比显得格外寒碜)

李二狗:(慌忙解释)这是李树人老汉的家,他走亲戚去了,可能今儿个不回来了。(正好李树人老汉扛着把锄头,裤脚一边高一边低的赶进院门)(李二狗的心顿时慌了起来。老汉见二人站在自家门口,早已慌了神,顾不得擦把汗便摸索着开门)

李树人:村长,你给我的钱被风吹走了,以后我会还你的!肚子饿了,我回来整点饭吃。请两位家里坐!(屋里没什么摆设,几把矮凳顺着墙根摆着,两面墙上却贴满了花花绿绿的奖状)

查秋毫:这是你家?

李树人:是的,查主任,不是我拖村里后腿哇。(老汉哆嗦着)两娃仔从小没了娘,现在一个上大学,一个念师范,家里就我一个人劳动……(再也说不下去了)

李二狗:你怎么……

李树人:二狗,不是我家里里面不粉白,实在是没有更多的钱呀!你们就处罚我吧!

查秋毫:李大爹,为人父母,你已经付出自己的全部了!十星级示范户非你莫属呀。

李二狗:是我们工作有失误!请查主任批评!

查秋毫:我看你不仅可以免去“代理”两字,连“代理村长”4字也该免了。

李二狗:免?(疑惑)

我想不通呀,我的彩电组合柜就怎么比不过树人老汉的那几张矮凳子?

造型,幕落]

第五篇:话剧小品

话剧小品--祖坟搬家

话剧小品--祖坟搬家编剧:何萧[时间:当代[地点:一墓地[人物:王有财:男,50岁,王家山村民,王一民的三叔;王一民:男,34岁,县委书记;张晓红:女,28岁,某村委会主任。[幕启:一墓地景,王有财手提板锄上王有财:(很恶的口气)修什么高速公路,要挖我家的老祖坟,做梦!哪

个敢动一寸土,我先叫哪个横睡的。张晓红:(见王有财拿着板锄)三大爷,搬祖坟的事情,想通了噶!王有财:(笑)想通了,想通了!你做梦!你只要敢,我叫你完蛋!敢动我家的祖坟,你这顶不值得一提的村委会主任小官帽我轻轻就踢飞。(做吹小手指头状)张晓红:当不当这个村官没有关系,但我身为??王有财:你是我们村的党员,还***本站向你推荐:

……要不就……改道……王有财:哎!是嘛!我说侄儿子,你们的高速公路为什么非要从这里经过呢?你要想想,我们没有这里的祖坟,就什么都没有了呀?还有你这个乡长?改道好呀!王一民:不行!三爸,这片祖坟的所在地是我县连通外界必经之地,在这条路上,要搬迁的祖坟很多,但如果不搬迁,改道的话,在资金上还要投入几千万元架桥和打隧道。有那几千

万,我们又可以做很多事情了呀!(音乐停)张晓红:是呀,那时我们又可以建多少学校,可以让多少失学儿童重新回到学校!建多少医院,让很多人获得新生……王有财:(小声自语)建医院……王一民:是的,就是这一座座祖坟,他就象封建的思想严重的制约着我们的发展。只有打开山门,才能连通山外世界,把我们的土特产、旅游文化推出去,才能彻底改变贫穷的过去。假如这条路修不通,我怎么向*傩战淮剑≌畔欤喊Γ∫彩茄剑笠绯ぃ皇且蛭挥新罚颐且膊换崾У舳嗌偻哑吨赂坏幕帷M跻幻瘢壕褪前。郑绻皇且蛭挥新罚悄晡业膊换嵋蛭疾≡诼飞系⑽笫奔涮に涝谌ヒ皆旱穆飞稀M跤胁疲海飨吕崴⒉裂劾幔┦茄剑∶挥新肺沂チ艘桓龊眯值堋0Γ『⒆樱鸵蛭闶枪膊吃保鸵蛭阄颐歉咐舷缜椎男腋#猓颐羌业淖娣鼗褂心难档模炕蛐砬嘶够岣媚兀∏ň颓ò桑。ò殉方桓畔欤┱畔欤喝笠绯ぃ忝钦媸俏颐前嫒ㄋ腥濉⑷缪*的好榜样!王一民:三爸,你看那不是我们家乡的高速公路吗!(众人向远处看去)(音乐《公仆赞》音乐再次响起,你是公仆……)幕落]



友情链接: